皮皮养生网> 新闻资讯>情殇亦非顾城小说在哪看?情殇亦非顾城剧情介绍

情殇亦非顾城小说在哪看?情殇亦非顾城剧情介绍

2017-10-12

情殇亦非顾城小说来源于梦想家文学网,小说的作者是春城。女主亦非是名项目公关,对于男人她早已经看透了,但是最后还是栽在了顾城身上。

皮皮养生网

情殇亦非顾城剧情介绍:

时至下午,日头缓缓落下,空气中温热的痕迹也随着时间推移渐渐褪去,从餐厅出去,一股股带着凉意的风扑面而来。

我下意识裹了裹身上的衣服,顾城见状,连忙把车门打开扶着我的头让我上去,随后对林励说道:“你去哪,我送你过去。”

“不用。”林励摇了下头,笑着道:“我去见个老朋友,刚下飞机她就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林励刚刚回国,有朋友约他也很正常,可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,我发现林励说这话的时候,目光却若有似无的扫了我一眼,就见顾城颔首示意,“也好,那后天见。”

林励应了一声,便将视线落在了我的身上,“亦小姐,那林某就先告辞了。”

我笑了笑,“林先生慢走。”

林励走到路边,拦了辆出租坐了上去,顾城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开,才转身上车。

可过了一会,我发现顾城并没有发动车子,有些疑惑的侧目一看,却见他心不在焉的目视前方。

那原本清邃的双眸,在这一刻变得失神涣散。

我顿时被顾城的表情吓了一跳,连忙碰了碰他的胳膊,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。”顾城嘴角一扬,刚毅的面容露出了一抹淡淡的浅笑,便发动了车子。

话虽如此,我还是觉得顾城不太对劲。

但他不说,我也没再追问。

过了会,顾城将车停在了我家楼下,我道了句谢,刚把安全带摘下,就听顾城出声说道:“后天秦瑶的婚礼,你跟我一起去吧。”

看着顾城目光直视着我,我咽了下口水,随后便道:“这不合适吧,毕竟我和秦瑶并不认识。”

更何况,去参加婚礼的,不是当事人的朋友,就是宾客的家属,我去算怎么回事啊?

顾城笑了笑,看着我道:“没什么合不合适的,你是我请去的,至于其他人,你不必在意。”

顾城的语气虽然波澜不惊,但话里却带着一种无形的霸气。

我正准备言语,顾城便若有深意的接着说道:“当然,你要是实在没时间,我也可以邀请别人。”

听见这话,我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,“我有时间。”

说罢,我立马就后悔了。

顾城正侧着身子手搭方向盘上,一脸认真的看着我,可嘴角和眉宇间,却带着一抹玩味的神色。

我顿时尴尬的脸上有些燥热,咬着唇愤愤的瞪了顾城一眼,便推开车门走了下去。

顾城见状,也没在意我的举动,而是将车窗摇下,在我身后说道:“后天就不要去上班了,婚礼十点开始,我们要提前过去。”

我本不想理他,但被顾城屡次戏谑,于是,我扭过头故作不解的对他说道:“我刚才只是说有时间,却没有说要和你一起去。”

一阵微风吹来,我伸手将落在额前的碎发别在脑后,有些得意的看着顾城。

可让我意外的是,顾城的脸上没有半分动容,反而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,我愣了下,便听顾城笑着说道:“那我就只能去公司找你了,到时候人一多,我就不信你不跟我走。”

我恼怒的看着顾城,没想到连这种无赖的方法他也会用,顿时哑然的笑了一声,看样子,跟顾城耍嘴皮子,我是没胜算了,白了他一眼,转身便走进楼里。

第二天,我到公司后,刚进办公室,孙雅就敲门走了进来,欲言又止的看着我,我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她。

孙雅一向乐观开朗,可今天,却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忧愁。

看样子,孙雅应该有事找我,但似乎不好意思开口。

我看着站在原地的孙雅笑着说道:“有什么事直说就行了,你跟我还客气什么。”

话音一落。

孙雅苦笑着将头低下,咬着唇边,极其为难的对我说:“亦非,你能借我点钱吗?”

怪不得孙雅不想开口,原来是问我借钱。

“还以为你给我捅娄子了呢,说吧,需要多少。”看着孙雅有些尴尬的神色,我笑了下道。

孙雅闻言,沉默了片刻,小心翼翼的对我说道:“十,十万。”

我顿时一愣,被孙雅的话给吓到了。

在公关部,孙雅业绩虽然一般,但每个月也能拿到小一万块,她平日里花销也不多,我跟她逛街的时候,她也从来不买那些奢侈品,父母又都是国企员工,也不需要她补贴家用,她手里应该是很宽裕的,怎么突然要用这么一大笔钱。

想到这,我有些担忧的看着她,“十万够吗?”

孙雅激动的说:“够了够了,真是太谢谢你了亦非。”

我拉开抽屉,从包里拿出张卡递了过去,“这卡里有八万,密码是172839,剩下的两万,我待会给你转过去。”

虽然我明知道她没说实话,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,她不说就肯定是有苦衷的。

孙雅接过银行卡,激动地说:“亦非,这钱,我会尽快还你的。”

我故作轻松的对她说道:“需要帮忙就和我说,别跟我客气。”

我知道孙雅不告诉我,是不想让我担心,可我也不希望她把所有事都压在自己身上,毕竟在职场这种勾心斗角到处都充斥着虚情假意的地界,有个真心实意的朋友,着实不易。

又给孙雅转过去两万之后,时间已经临近十点,我连忙把这段时间公关部上报的合同整理归档,发给档案部和总裁办各一份后,累得手都有些抽筋,靠在椅子上歇了一会,才发现天色都有些昏黄起来。

要下雨了。

窗外的香樟树被风一吹,大片枯萎的叶子就落了下去,漂浮不定的在空中摇曳,我忽然想起昨天和顾城的约定,虽说以我和顾城的关系去参加秦瑶的婚礼有些不太合适,但毕竟都已经答应他了,总不能出尔反尔。

可我现在是公关经理,请假的话,要得到李君仁的批准,尽管公司里很多部门经理需要请假的时候,大多不会找李君仁批准,毕竟他不会每天都盯着下面的员工。

但我不行。

我知道李君仁对我没安好心,所以必须处处小心谨慎,我可不想被他抓到什么把柄,哪怕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在办公室里又坐了一会,看着时间不早了,我担心李君仁离开,忍着厌恶的奔着总裁办公室赶了过去。

敲了下门,听着李君仁的声音响起,我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此时的李君仁正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品茶,抬起头一看是我,将茶杯放下,笑着说道:“是亦非啊,来,坐。”

我现在看见李君仁就特别恶心,更别提跟他坐在一起,但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李君仁品了口茶,合着双眸回味了片刻,才睁眼开,语气和蔼的对我问道:“亦非,找我有事?但说无妨,别拘束。”

听见这话,我心里冷笑一声,摇了下头,“李总,不是工作的事,是私事,我明天要请一天假,希望您批准。”

李君仁一听这话,面容上带着一丝失望的神色,虽然转瞬即逝,但还是被我看在眼里。

“亦非,出什么事了?”说着,李君仁似乎觉得这样的话有些不妥,便语重心长的接着说道:“虽然在公司里你是我下属,但在生活上,我这个做领导的,也有义务和责任来帮助你,更何况,你和我女儿的年纪差不多大,要是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,你千万不要跟我客气。”

这个老东西,真是无时无刻不想着在笼络人心,可即便我遇见了什么难处,我会找他吗?

除非我嫌自己活的太安逸了。

“李总,谢谢您关心,我没事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李君仁笑了一声,“如果一天时间不够,什么时候忙完了再回来工作也是一样。”

“多谢李总,一天足够了。”

和李君仁告辞之后,我刚回到办公室就听见敲门声响了起来,道了句请进,却看见张然走了进来。

“有事?”我有些疑惑的问道。

张然点了下头,对我说:“我家苏曼想你了,让我问你,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我家里吃饭。”

怪不得张然会主动找我,想了下,我和苏曼的确很久没见面了,最近也真是太忙,“过几天吧,替我给苏曼问好,让她注意休息。”

“好。”张然应了声,转身要走,却脚下一顿,扭过头,饶有深意的对我说:“亦非,以前没发现,你手段挺厉害啊,赵玟那种女人都能被你挤走,佩服。”

听着张然话里带着嘲讽的语气,我扫他一眼,冷笑着道:“你这张嘴除了会咬人,还会什么?”

闻言,张然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,“少得意,看在苏曼的面上,我劝你最好小心一点,赵玟可不是好惹的。”

说罢,张然转身便走,但对他的话,我并没放在心上。

我虽然平淡惯了不爱惹事,但不代表我能任由他人欺负,赵玟要是再敢找我麻烦,我可不会坐以待毙。

下班后,忙了一天我也挺累的,于是,我吃完饭,洗了个澡就躺下睡了。

次日,因为要参加秦瑶的婚礼,便早早起床,挑了件鹅黄色的连衣裙,刚打扮好,敲门声却响了起来。

本打算连忙给顾城开门,可刚站起身,却下意识对着镜子打量了一下自己,之后,才有些紧张的把门拉开。

随即,顾城那张俊逸的容颜,就肆无忌惮的冲进了我的视线。

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,高大的身躯被勾勒的极其修长,他逆光而立,刀削般刚毅的轮廓,在阳光的笼罩下显得更加刚毅。

1 1/1

相关游戏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