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皮养生网> 小说>爱要怎么说出口第十七章骗贷 爱要怎么说出口作者一碗稻香章节阅读

爱要怎么说出口第十七章骗贷 爱要怎么说出口作者一碗稻香章节阅读

2017-09-14

爱要怎么说出口小说,作者一碗稻香。面对出轨的丈夫我选择忍气吞声,本以为忍让可以换来那个男人的回心转意,结果他却变本加厉,甚至带着小三上门。

皮皮养生网

【精选试读】:

一整个下午,我窝在房间里看书。

故事真的很好看,讲的是一对相识了三十几年的朋友,无论走到什么地方,都会记得给对方寄一张明信片,告诉对方自己的心情。

可是有一天,其中一个发现,她已经有两年都没有收到对方的明信片了。

于是,她来到了朋友的家。

这时候她才知道,她的那个朋友,已经在七年前去世了。之后的五年,她收到的一直是那个朋友事先准备好的明信片,直到两年前,旧的邮局拆迁,帮他寄明信片的人离职……

很伤感又很美好的故事。

我的心情忽然好了很多。

这世界,美好总是多过丑恶的。而我的生活,其实也还不是那么糟糕。虽然,现在的确是遇到了一些麻烦。

我拿出手机,给晶晶发了条语音短信,“在干嘛?”

“在泡帅哥哟,今天没空理你。么么,送一个香吻表示补偿。”一个鲜红的嘴唇发了过来。

我忍不住笑了,晶晶是典型的外貌协会,最近新交的男朋友,好像是帮他们公司拍广告的平面模特。

我又翻出了大勇的电话,心想今天周末,张大勇是不是也在跟小女朋友约会?

“嘿,大勇先生在忙什么呢?”

“哟,男人婆,活过来了?”

“恩,活过来了。”

“有考虑换个环境生活吗?”

“?”

“那你回答这个问题吧,你究竟喜欢那个娘炮男什么?”

“他哪里是娘炮男了?他那是温柔!他长得帅,篮球也打得很好,身材也很棒的,你有见过这样的娘炮男吗?”

过了很久,大勇回过来一条信息,“所以,你就是喜欢这样的?”

“对啊,我就是喜欢这样的。”

“那他呢,对你好吗?”

我握着手机的手顿在了半空,他对我好吗?

应该是好的吧。

我忽然有些心慌,原来我自己已经开始不确定了吗?

“好啊,他对我很好的。”我发了个小猪吃瓜的表情。

“于慧。”

大勇的语气忽然变得严肃起来。

“嗯,怎么了?”

“想清楚自己到底在追寻什么,不要忘了曾经的梦想,不要把自己活成一个怨妇。”

梦想吗?

曾经,我的梦想是什么?当一名出色的英文教师?给妈妈买一栋大房子?

我的思绪飞回到十年前的那个下午,当我拿着S大英语系的录取通知书,我整个人像是飞一样在操场转着圈。

什么时候开始,我的梦想已经变得只有一个,那就是拥有一个和子健共同的宝宝。

“嫂子看什么这么开心啊?”文子娟的声音幽灵一样在门口响起。

我的思绪被猛然掐断,回过头,看见文子娟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家居服,正庸庸懒懒靠在门框上。

“你不懂得敲门吗?”

“哦,敲门啊,我有啊,大概是嫂子你太投入了,所以没有听见!”

她低着头摸着自己的肚子,缓缓朝里面走来,并且顺手将门关上。

“没有人教你,没经过允许,不得擅自进入别人房间吗?”

“我只知道,这里是我儿子他爸爸的房间。儿子进爸爸的房间还需要允许吗?”

我的脸色一片铁青,恨不得一个巴掌给她扇过去,“请你出去,这里不欢迎你!”

文子娟却在床边坐了下来,她伸手抚摸着床单,面上带着微笑,“宝宝,你知道吗,妈妈和爸爸,就是在这里有了你。”

我忽然觉得一阵恶心,就在刚刚,我还躺在这肮脏的床上发呆。

我看向她,“你当时并没有喝醉?”

她笑了,“是啊。”

“所以,一切都是你一手策划的?”

文子娟貌似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,“天啊嫂子,你在说什么啊,这你情我愿的事情,怎么能说是策划的呢?”

我冷笑,“真的是你情我愿吗?”

她的脸色变了变,“当然,是。”

我的手紧紧抠住沙发背,虽然知道她是在撒谎,但是,我还是忍不住浑身发抖。

我暗自告诉自己,于慧,你要沉住气,你不能上当,不能在这个女人面前垮下。

“你不是一直像个小白兔一样无害的模样吗?现在怎么不演了?”

文子娟温柔的摸着自己的肚子,“嫂子你要是愿意成全我们一家三口,我自然就不用这么辛苦的演了。”

我厉声喝到,“你想嫁的人是周子健,所以,你应该找的人不是我,是他!”

文子娟神色一跨,“子健哥是个心肠软的,他自然是开不了这个口,所以只好由我来开这个口了。”

“咚咚咚。”外面响起了敲门声。

“小慧,你和阿文在里面吗?”

文子娟立即站起了身,“金姨,我在的。”

门应声而开,婆婆穿着一身粉色的家居服站在门口,“阿文啊,你看我穿这个会不会颜色太嫩了?”

文子娟走了过去,挽住婆婆的手臂,“哪里啊,我故意挑的这个颜色呢,您啊皮肤好,穿粉色特别好看。”

婆婆笑得满意,不停地拍着文子娟的手,“哎呀,还是你有心。待会儿啊,几个牌搭子要过来,我就穿这身了。这颜色看起来就旺。”

“是啊,金姨今天手气一定好。”

“你这个嘴啊就是甜。”

婆婆说着又看向我,“待会儿几个老朋友过来打牌,你和阿文没事都下来吧,热闹热闹,省得一天到晚闷在房间里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当然要下去的,是吧嫂子,金姨的朋友嘛,我们总不能不给面子。”文子娟微笑着看着我。

她这样说了,我再反对就是明着惹婆婆不高兴了,我木然的点点头,“好的妈。”

“哎呀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怎么一点年轻人的朝气都没有?”

婆婆很是不满的看着我,然后拉起文子娟的手,“走阿文,再去我房里帮我挑挑看,我新买了丝巾,正愁不知道怎么搭配呢。”

“妈,你们在说什么?”子健大踏步走了过来。

“诶,子健你回来啦?”

“子健哥。”

子健朝着文子娟点点头,然后越过她们朝我走来,他的手上拎着个纸包,是周鸭子的。

“诶,子健哥买了鸭脖子呀?”文子娟眼巴巴看着子健,话语中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子健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纸包,有些尴尬的说,“这个,我是买给……”

“哎呀,孕妇最是嘴馋了,子健,你看她那个馋样儿。”婆婆呵呵笑着朝子健伸出手去,“你还愣着干啥,啥,快拿给阿文啊,孕妇嘴馋了是很难受的。”

“不是,妈,我这……”

“是买给嫂子的吧,我没事的,我其实也不是特别想吃。”文子娟笑得温柔。

子健感激的看了文子娟一眼,婆婆却上前一把将他手中的纸包拿了过去。

“阿文就是大方得体,什么都替别人着想。你现在可是怀着身孕,难道想吃两个鸭脖子,金姨还能不给你吃?”

她将鸭脖子递到文子娟手中,然后拉着她出了房门,“走,帮我挑丝巾去。”

“那就谢谢子健哥了。”文子娟回头来看向子健,脸上一片娇羞的红。

子健不太自然的摇摇头,“没,没事。”

他连忙又转过头看向我。

又是这样的目光,尴尬中带着息事宁人的祈求。

我有些心疼他,可又觉得十分的疲惫。

我甚至开始惶恐,我们的生活,正在一步步脱离我们自己的掌控。

【小编推荐】:

相关游戏推荐